夜幕下的“偵查兵”

山坡上有個小村莊,村莊里有個農家小院,小院的西南角有個草棚,草棚里居住著山羊一家。

一天夜里,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把山羊媽媽從睡夢中驚醒。“你是誰?”山羊媽媽警覺地問。

沒有回音,窸窣聲也聽不見了。

“山羊媽媽,有事嗎?”山羊媽媽的喊聲,驚動了大黃。大黃是一只看家護院的狗,聽到聲音后趕忙跑過來詢問情況。

山羊媽媽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大黃。

大黃提醒山羊媽媽說:“看看有孩子丟了沒有。”

“老大,老二,老三……”山羊媽媽挨個叫著孩子的名字,聽到孩子們都說“在”后,山羊媽媽說:“一個也不少。”

“這就好!”大黃說,“看來,來者不是野狼,估計是有老鼠來偷飼料吃。”

“壞老鼠不是都被貓先生消滅了嗎?”山羊媽媽不解地問。

“是呀,我也正納悶呢。”大黃說,“可貓先生走親戚去了,也沒法去叫他回來看看是怎么回事,不過你放心,壞老鼠敢再來,我非給他點顏色看看不可!”

“嘻嘻,嘻嘻!”這時,一個尖細的聲音在黑夜中響起,“大黃狗,我是一只小耗子,你來捉我呀!”

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大黃猛撲過去。

只聽“撲”的一聲,接著傳來大黃“唉喲,唉喲”的聲音。

“大黃,不要緊吧?”山羊媽媽關心地問。

“沒關系,沒關系!”大黃說,“光線不好,我沒看清楚小耗子在哪里,不小心碰到棚柱上了。”

“活該!”尖細的聲音又響起來,“讓你狗咬耗子多管閑事!”

“這閑事我管定了!”大黃說,“別以為貓先生不在家你們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我最看不慣你們這些不勞而獲靠偷盜為生的家伙!”

“哈哈。”小耗子得意地笑著說,“那你再來捉我呀!”

“你等著!”大黃邊說邊四下里搜尋小耗子的身影,可淡淡的星光下,除了能隱約看出山羊的影子外,其他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大黃無可奈何,恨恨地說,“即使我今天捉不到你,貓先生回來也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小耗子冷笑一聲說,“大黃狗,你還不知道吧,現在的貓都流行吃貓糧,有哪只傻貓還費心勞力地捉老鼠呀,我觀察好幾天了,老貓不在家,他肯定是在親戚家吃貓糧不回來了,依我看,我們老鼠的事你就別管了,你還是看好家門,別讓小偷偷了主人的東西就行了。”

“你休想!”大黃說,“像你們這種四處傳播疾病,對別人有百害而無一利的家伙,誰見到都不會手軟的。”

“說得對!”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大黃,看我的!”

話音剛落,只見黑色的夜幕下兩束金光一閃,只聽“喵嗚”一聲,接著,雞舍里傳來小耗子“吱——吱——”地哀求饒命的聲音。

“是貓先生,貓先生回來了!”大黃又驚又喜。

“吱——吱——”的聲音越來越弱,一會兒便消失了。

“貓先生,你可回來了,壞老鼠還說你去吃貓糧不回來了呢!”大黃激動地跟貓先生打招呼。

“怎么可能呢?捉老鼠是貓的本分,如果我去吃貓糧,那跟不勞而獲的老鼠還有什么區別!”夜幕下悅耳的“喵嗚”聲在小院里響起,貓先生繼續說,“前幾天,主人派我到親戚家去捉老鼠,任務完成后,親戚要留我多住幾天,我擔心別人家的老鼠會趁機跑來騷擾你們,就急匆匆地趕回來了。”

“謝謝你,謝謝你幫我們消滅了壞老鼠!”山羊媽媽不停地說著感激的話。

“不客氣!”貓先生說,“大家在一起,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貓先生,有個問題我一直不明白。”大黃盯著夜色中兩束金黃色的亮光說,“按說在夜晚,我的視力就是比較好的了,可還是拿這些老鼠沒辦法,所以我想知道,老鼠那么小,天又這么黑,你是怎么發現他們的?”

“噢,是這樣。”貓先生說,“我們貓眼的瞳孔在夜晚開得最大,以便盡可能多地收集夜間微弱的光線。另外,我們貓眼的視網膜后面,還有一層可以反光的特殊薄膜,叫做反光組織,它可以把進入我們眼中未被視網膜吸收的光線反射回去,重新為視細胞所吸收,從而增強我們的視功能。”

“噢,反射回去。”大黃若有所思地說,“這么說,我現在看到的金黃的亮光就是從你的眼中反射出來的嗎?”

“是的。”貓先生說,“這叫做后向反射,人類受后向反射的啟發還制造出了各種應用于道路反光標志的后向反射材料呢。”

“哇,太厲害了!”大黃說,“原來你這閃著亮光的眼睛里還有這么多奧秘呀,快詳細說給我們聽聽!”

“噓——”貓先生示意大黃不要出聲,“大家還要休息,等天亮了我再慢慢說。”

內容版權聲明:本網內容來源互聯網,旨在更多交流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925426.twhttp://www.925426.tw/gushi/tonghuagushi/8811.html